Anyaoo

安尧/安苦舟。
佛系文手,更新随缘。
去留无意,得失不论。

「养魂组/刀」何以见故人(双道、权引、谷戚)

又逢佳节,在侧无佳人。

「双道」

宋岚倚在那门旁,惆然望着远处月光映照下随风飘摇晃荡的芦苇荡。

芦苇荡间本该站着一位纯净胜月的青年,他身着皂色道袍,眼前还未蒙上那三指宽的白布,眉目如画,眼底清明。

宋岚将腰间系着的两个锁灵囊之一取下,托于手心,定定地凝视,任清风在发间挑逗。

他双手托着那锁灵囊,像是捧住自己那颗颤动的心,缓步行向那苇荡。

‘他的眉眼会染上笑意,朝我激动的挥手,然后唤我。’

行至苇荡前,入眼是满目芦苇。清风徐来,苇杆轻颤。

‘他会唤我……’宋岚入苇荡。

‘……子琛。’宋子琛将锁灵囊托得高了些,直到它柔滑表面与唇相抵,所触微凉。

然而明月清风下立在苇荡中的,却不是那位明月清风。

天地间立着一人的傲雪凌霜。

「权引」

新仙京那方重建完的奇英殿内,立着奇英一人。

他站着,一直站着,身旁那一盏素灯周身泛着清冷白光,正如那其中安着的魂。

而后少年眼底水光上涌,肩缓缓耷下,他道:“师兄,上元了。”

却不见身侧素灯闪烁,仿佛极力彰显那绵薄存在感。远处灯火通明,上元宴,众仙官正斗灯。

“想你。”年轻的奇英殿下又道。

他缓缓屈膝蹲下,伸手抚上寒灯素面。

灯火映照下,奇英亲吻那灯,灯内依稀见得熟悉身影罩白衣。

某滴泪裹挟着无尽深情砸在灯面上,在那上面晕染出一个深色水印,谁轻叹一声,水痕褪去。

奇英殿下维持着蹲下的姿态,却艰难地默默转身,眼内蓄着泪,吸着鼻子,身后素灯再次闪烁,却再难换得奇英的转身。

却见权一真将脸扬起,泪水仍自那红肿双眼淌出,远处灯光依然,为少年轮廓镀上金边。

「谷戚」

谷子在月下,小小身影缩成一团,怀中有一个破破的灯泡,那灯泡暗得诡异,在夜中闪着的绿光令人一见就心生恶寒。

偏偏小孩拿它当珍宝,整日捧在怀中,逢人便将它举起,炫耀似得道:“这里面是我爹!”

他人嗤笑那孩子,将手指在小孩额上一点,便施施然离去,只拿这当个玩笑。

每逢此,破灯泡内的绿光便猛得一闪,亮得人难以直视。

谷子却不合眼,只是睁眼看那绿光跃动,仿佛要将那亮光刻入骨髓。

“他可厉害了!他是三界独尊,整个仙京的人见着他都需绕道!”

然而那一闪后,灯便骤然暗下去,仿佛随时将被扼灭。

他那三界独尊的爹,独剩一缕残魂,憋屈地缩在破灯泡内。

月色中,谷子的身子缩得更小,像是一只困倦的瘦猫蜷曲着躺下。

——

上次看见有人说养魂组其实都是在养老婆

真是个合适的比喻hahaha。

评论(10)

热度(1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