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yaoo

安尧/安苦舟。
一个写东西的。
玉树临风美少年,揽镜自顾夜不眠。

「印象」故土寒冬

我很讨厌江南的冬天(仅限与我所熟悉的我那片故土),其实我的故土无所谓雪,只是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印象:白色的,洁白的。然而乏味之致,寒风阵阵,顺带捎上那绵绵如绸的雨水,裹得无比严实,寒气夺魂。

评论